第三天,我們入住杭州的梅地亞酒店


因為兩旁都是百貨公司,我對百貨公司的東西又沒有興趣,10點就又關門了


所以今晚決定呆在房間,好好來個放鬆大作戰


 


因為這間酒店有浴缸,霈霈又再看電視,所以我就在浴室洗個舒舒服服的澡


突然,電話響了,霈霈接完電話後大喊:姐,我去爸爸房間喔


我回答後,就聽到霈霈往外衝的聲音


阿...不妙,我好像聽到一個聲音~~~他將房間門口的插卡拔走了!!


媽阿~~~一定要這麼天兵嗎???  每個房間都有兩張卡,你應該要拿另外一張阿


說時遲那時快,整個房間暗了下來,浴室更是伸手不見五指


原本想說在浴缸裡慢慢等霈霈回來,後來想:不對,我怎麼知道他會去多久


在黑暗中,慢慢覺得很冷,因為沒有暖氣,大陸的氣溫又一直維持在1度左右


等了三分鐘,又黑又冷的我決定起來打電話求救


雖然浴室裡也有電話,但是什麼光都沒有,根本看不到


所以我摸黑全身光溜溜走到房間,至少外面還有一點點月光的餘光會灑進來 (根本就是騙自己)


但是霈霈是去他的阿志爸爸那裡??還是去我的大師爸爸那裡哩???


摸著黑憑感覺打了我爸的房間號碼,可能是按錯了吧,對方是一個大陸的女生


我告訴他我打錯了,他竟然還說:討厭!!  


再打一次,是我爸接的沒錯,霈霈沒有在那邊,我講了我的經歷後,爸爸一直大笑


我根本就蹲著快要冷的半死了,才沒心情聽你大笑,我要打電話了啦


後來我打到阿志叔叔那,果真霈霈在那,阿志叔叔叫他快點回來救我


掛完電話後,我又衝進浴室,因為我一絲不掛,總不能霈霈打開門插了卡.開了燈.發現我吧


 


幾秒鐘後,霈霈衝回來將房卡插上,也拿了另外一張卡又出去了


吼,恢復光明的感覺真的很好...我繼續我的貴妃出浴的享受


一轉頭,看到牆壁上,竟然有流落的血跡,就好像樹枝一樣,慢慢的往下散開


我壓抑住自己緊張的情緒,想說:媽的,這間房間不乾淨!


剛剛都沒有先檢查一下,待會洗完澡叫飯店幫我們換房間


我還摸了一下牆壁,沒錯,是血,好恐怖喔!  其實我的心裡很害怕,很想大叫


但是房間裡又沒有人,霈霈已經又出去了,而且我也還沒有洗完,也沒有穿衣服


這個血應該是剛剛才有的,因為它還一直順勢往下流,並不是乾掉的血漬


該不會就是黑暗中牆壁裡的冤魂跑了出來,流出這些血跡要讓我看到,要我找大師平白冤屈吧


不怕不怕,我沒有做壞事,才不用怕哩,而且怕了就中計了,還是靜觀其變好了


 


我的頭腦一下子閃過很多的想法,我要自己一定要鎮定


過一會,突然覺得自己的鼻子癢癢的,一摸............血!!


再看了我的手背,也有血跡


吼!~~!   該不會是我流鼻血吧!


所以牆壁上的血 = 我的鼻血


在剛剛一片全黑的時候,我因為太寒冷所以流鼻血了


那時因為緊張可能沒有注意,手碰到也不知道


一直到摸黑走進房間要打電話時,手扶著浴室的牆壁,所以血才會留在浴室的牆壁上嗎??


那我剛剛還流真多,牆壁上的血才可以放射狀散開


 


推斷過後比較安心,繼續洗我的澡


後來走進房間看到電話和床頭櫃,果真都是血跡斑斑


哈哈哈...........


人家太久沒有流鼻血了嘛!誰知道怎麼會在這麼特別的情況下又復發


真是自己嚇自己


好險我有找到霈霈,不然可能在黑暗中一直沒發現自己流鼻血,還以為是水噴到臉上


最後血流過多,哈哈哈


 
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甜蜜列車長A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